Los perros románticos

呕吐流自嗨型梦境描绘者。

上午考文概的时候一个两个诺有缸全在脑子里唱这首。脑子里全是摔进碎玻璃里的鸟,搁浅沙滩上的海鸥还有莫名其妙出现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片段。在论述题大谈并不信服的黑格尔,甚至都不相信客观世界是存在于认知中。

评论 ( 4 )

© Los perros romántic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