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太】China Dolls

BGM:China Dolls-Pistolita

加州留学生的夏季故事。



他的室友在空调屋里面捂着棉被一直睡到十点钟,不打呼噜不说梦话不放屁不磨牙不流口水,连翻身都不翻身,把自己的身体蜷缩成一只虾米面向着抹了两道脏兮兮的血痕的墙壁睡觉,冷冻柜里睡着的对虾一般安静。直到十点的时候悠悠转醒,摸出塞在枕头下面的手机按亮屏幕看了一眼,打了一个足够填满整个午后的呵欠,脚趾在地毯上摸索着寻找拖鞋,伸手抓了一把乱七八糟的赭红色头发,蠕动着缓慢靠近床边,把和原本就堆成一团的被子和拧成一团的床单绞成一坨。

“你昨天晚上几点睡觉的,太宰?”他停了一下手上核对的数据,问。太宰正趿拉着拖鞋慢吞吞地往洗手间走,厚重的地毯吸收了拖鞋的所有声音,他走得缓慢又无声无息,像个活了太长时间的幽灵,渐渐连自己要走到哪里去都不明晰,整个人颤颤的,仿佛一块只剩下半截骨架的焦糖布丁,上面莫名其妙地还覆盖了一层红丝绒在上面。“大概,十二点半吧。”声音拐进了洗手间里,很快被水龙头出水的声音冲进下水道里面,他光听着声音就能够想到细小的水珠如何溅到黑色的t恤上,消毒水的味道如何充盈鼻腔,漱口的时候又倒灌进口腔,可是怎么消毒却总是不干净的样子。刷牙的时候太宰痛苦地咳嗽了两声。口腔或者喉咙出血,微不足道的出血量,微不足道的疼痛,涂抹在每日每夜的日历一角上,构成生活小小的一片污渍,最终凑成阴影一片,落在头顶上挥之不去。太宰前两天还向他抱怨有两颗牙齿似乎有了松动的迹象,托牙龈发炎的福。

“你这样睡下去会干扰正常作息的,”太宰醒了以后他总算是可以把笔电连上鼠标专心致志地做了数据了,一面还是像太宰平日抱怨的那样,像个老妈子一样喋喋不休,“八点或者七点左右起来,睡眠时间也算是够了,你已经不是需要长身体的青少年了,不用睡那么多。”太宰用毛巾擦着脸从洗手间出来,一张小脸捂在毛巾里面,只有金棕色猫一样的眼睛露出来盯着他,窥视的警觉的猫,想想要说话却先是用力清了清嗓子,喉咙里呼噜呼噜的声音像是猫,又更像是枯水的水龙头的呻吟,每一声都被掐住咽喉,像下一声以后口唇之间就会喷出一口红锈色的血水出来。“今天有没有什么事情,就放任自己睡过去了,”太宰说,不忘了抱怨,“国木田君越来越像老妈子了。”太宰的声音嘶哑,倒不是说撕裂一般难听,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是被掐住了喉咙,而字字句句的气息都是被迫从胸膛里被挤压出来的感觉,令人联想起被掐着喉咙拎起来等待屠宰的鸡。

太宰在他的床上坐下,玩着手指看他整理数据,其间跑到自己的柜子那面拿了一包饼干过来。拖鞋打在脚底板上脆生生地响,倒是一点也不疼。“你不吃吗?”太宰把饼干嚼得和他的声音一样嘎吱嘎吱响,伸手一块儿饼干递到他鼻尖下面,逗弄小动物似的还抖了抖。他斜眼睛瞥了一眼,黑糊糊的一团,衬得他的手指头白得过分,不透明,填满了杨絮的羊脂玉,还是牛奶布丁。“什么味道的?”他吸了口气,没闻出来,问。“巧克力香蕉。”太宰在他问话的时候已经把手抽回去了,一块儿饼干填到自己嘴里,笑得比饼干的夹心还要甜腻几倍。“那你吃吧,我不吃了,”他看着不顾形象嘴里塞满了饼干,吃得兴高采烈得像只松鼠的太宰治摇了摇头,又忽然警觉了起来,“不要把饼干渣弄到地毯或者我床上。”

太宰嘴上答应着好,最后还是硬往他嘴里面塞了一块儿饼干,香蕉夹心味道浅淡,人工香精心有余而力不足,凑上巧克力咄咄逼人的气势,饼干里莫名其妙一股香蕉熟透的味道缠上草药的气味。他皱着眉,圆饼干咬碎成一半填在腮帮子里,他也成了只囤食的仓鼠。

太宰一开始还老老实实在床上坐着,后来看他渐渐介意了就开始擎着剩了一点饼干屑的包装纸在床上打滚,生怕那一星半点松木屑一样的饼干残渣撒不到他床上似的。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看不见,眼睛盯在屏幕上生怕又看差行或者多登一遍哪份账款。“你又没课,为什么不回国?”他问太宰,后者正把脸埋进他的被子里大声哼哼。“我下个月要去医院那边实习啦,”太宰不情愿地把脸露出来,“我也不是国木田君想得那么无所事事的一个人。”他做了一个似信非信的表情,然而太宰并没有在意,卷着他的被子又面向墙壁躺下了。“其实偶尔去给菲茨杰拉德的实践团队添点麻烦也不错。”他听见太宰治小声嘟喃。这还不闲,他揉着发痛的太阳穴,看了一眼没完没了的数据。

他握着自动贩售机出售的罐装咖啡回来的时候太宰治正在打电话,一口一个“不要”“很累啊”“天气又很热,为什么要出门啊”“这是南加州的夏天好吗”“你就是因为晒太久缩水长不高了吧”。他可以想象中原中也在电话那头如何暴跳如雷的。看见他回来,太宰冲着门口笑了一下,轻快地回复了两句就掐断了通话三两步窜到他面前,揭下了他扣在头上的帽子自己戴上。“舞团的活动,”太宰装模作样地皱着鼻子抱怨着,语气轻快的像是飘在半空的风筝,“在这种天气被迫出门真倒霉。”“祝你好运,”他拿冰咖啡去贴太宰的面颊,后者咯咯笑着躲开,“小心别受伤。”“知道了,daddy。”太宰在他的侧脸上亲了一口,趁他发呆顺走了他手里的冰咖啡,“咖啡我晚上再赔你一罐。”


             (TBC? END?)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ジェニファー山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