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にふさわしい(上)

好きな人ができた 確かに触れ合った

在小酒馆里面喝酒的时候太宰治这样对我说。

他大概已经换了几家酒馆了,吧台边上昏暗的黄色灯光下,他脸上的绯红颜色像极了桃花。他摇晃着手腕,杯子里面的冰块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我问他,拜托他在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他垂下眼睛,用余光瞟了我一眼,举起杯子抿了一口酒,漫不经心地笑。他这种毫不在意的轻佻态度对于着急听他回答的人来说着实让人火大,不过如果是用在和女孩子调情上大概会被当做无言的纵容吧。

“那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的啊,”他喝干净杯子里的酒,放下杯子,把手放在桌子上,张开手掌,像是要把十根手指清点一遍似的,“我只是告诉你我在侦探社工作而已啊,工作上的事情你应该要问国木田才对啊。”说话的时候,他始终盯着挂着水珠的空杯子,连看都不看我。

你交往的究竟是怎样的女生啊,我问他,让你都不再邀请女人和你一起殉情了吗。

他终于转过脸来看了我一眼,又极快地别过脸去。“不,只是呆在那人的身边罢了。”他把杯子用指尖推到离自己最远的地方。

啊,难怪今晚是一副不怎么想说话的样子,原来是单恋啊,这种讨女人喜欢的家伙也会有今天。

请你喝酒,我说,告诉我是谁。

“再来一杯。”他招呼吧台后老板,自始至终没有看我。

死缠烂打对于女人来说确实是丢人的事情,不过对于我来说是没所谓的,他拒绝了我的自杀邀请,也就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女人——难缠得像头神经痛的牛,最近又刚刚卷入凶杀案中。

我是第一次看到是他在酒吧里面是在怀疑这个有着这么好一副皮相的家伙是不是个傻子。我也许是喝了酒以后壮了胆子(不如说是神经错乱了),才会对他说,如果可以的话,请和我殉情吧。我一定是疯了。

但是我看到他笑了。他用手盖住杯子的杯口,手肘撑在桌子上,笑啊笑,鸢色的眸子里面有一瞬间闪过能把人都洞穿的冷光,可是就像是确认了我的胸膛里面空无一物一样,他有收敛了那种让人疼痛的目光,笑啊笑的,眼泪在眼角闪烁着细碎的光。

倘若我的诳语能让一个这样的人为我而笑,那么也没有什么好后悔,没有什么好羞愧的了。

那天还是我请他喝酒,喝到把兜里所有的钱都扔到了吧台那边的老板手里。他一开始还会侧过身跟身边的女生搭讪,“小姐,要和我殉情”之类的吗,等到后来干脆连话都不说了,坐在那里笑。一直到我翻遍夹克的所有口袋找不到一枚硬币可以付酒钱,老板打着哈欠抹着眼角挂着的眼泪把我们踹出去。

这个男人即使是喝了那么多坐在路边也没有丝毫的颓唐样子。他坐在路边伸直了腿,从沙色的风衣的口袋里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他说话声音很轻,带着笑意,像是每句话都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一样。“周围有什么标志性建筑吗?”他说着抬起眼睛环顾四周,酒精让他的眼神有些迷离,目光上下晃荡不清,可是我确信他仍然清醒。“你有双会跳舞的眼睛。”我打了个酒嗝,像个酒鬼一样大着舌头对他说。他继续对着电话那边说话,给我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有人来接我的,”他挂了电话,这样对我说,“小姐,你要自己走回家吗?这么晚一个人走,说不定会遇到可怕的事情。”无所谓的,我告诉他,我甚至可以在公园的长椅上面过夜的。喝醉了的人口出狂言,而我常常是到了分不清真实与梦境的癫狂地步。

说话功夫,那个来接他的人就站在了我们面前。那个男人好高啊,我穿了高跟鞋还和他差出半个头。“拜托你给这家伙结账,”这个高大的男人出乎意料的严谨细心,“给你添麻烦了。”尽管喝得晕乎乎的,我还是,这个男人的体贴周到是出自他良好的修养,在他看来像我这样在外面喝酒,鬼混到这么晚的年轻女人并不是什么值得尊敬的家伙。“起来了,太宰,”他冲着依然坐在路边的太宰治压低了音调颇为不悦地说道,“明天还有工作要做的啊。”“你们是恋人吗?”我傻乎乎地问道。“是啊。”这是太宰治。“当然不是。”这是眼前不知姓名的男人。酒精麻痹了大脑,我一时反应不过来,站在原地,张着嘴笑,直到口水顺着下巴流下来。“只是同事罢了。”男人把太宰治从地上拎起来,其间后者发出拉长了调子的抱怨声“啊,国木田君真是丧人情绪啊,这种时候不应该配合一下吗”。明明就是在撒娇。喝醉了还是希望对方能来接自己。没有说清楚,但还是喜欢的吧,在意的吧?

那天我坐上计程车以后还在想,要是自己也能这样被爱就好了。看着映在玻璃上自己那张被汗水糊花了的脸,我顿时从醉酒中清醒——只想要把这张脸洗干净。如此的丑陋,怎能算得上生命。

之后就总在酒馆碰到太宰治。他总是在赊账,可是冲着他的那张脸,谁都不会舍得对他说“不”。我请他喝酒,他也不客气,甚至一晚上都不会对我说一句话。他不曾邀请我殉情,我也不曾奢望。他举手投足,言语之间,处处叫人难以捉摸,如同早已遣散了七魂六魄,自由如飞鸟。

今晚如果他对我说他说的那个人是国木田我丝毫不会惊讶。

很合适的。至少我是这么觉得。

                                                       TBC.

案件委托人的第一人称叙述
amazarashi的《命にふさわしい》中毒的产物
想写点什么想到旷了两天的晚自习了
我吃枣药丸
文笔自开学以来直线下跌😂
以上。
如有冒犯,不用客气。

评论
热度 ( 22 )

© 金拱門特供優質大雞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