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首领】猫和他收养的孩子们(上)

大概是作为猫的夏目老师捡回了狼人福泽和恶魔森的奇幻故事

那个,请问有人和我一起去偷小孩吗x

 

 

夏目漱石最初把森鸥外捡回来的时候森还是只黑不溜秋,被甲制鳞包裹着,像只巨大松果的蛋。是龙吗,出于猫的好奇心,夏目老师就这样捡回了那只蛋。

当时福泽被他捡回来已经有一阵子了,能够勉强化成人形,但是耳朵收不回去,支棱在头顶上;毛茸茸的白色尾巴在压下一截,裤腰在身后甩来甩去;喜欢亲近人,往人身上扑的习惯也还没改过来。

所以当夏目老师抱着那颗蛋气喘吁吁地回到自己在半山腰结界的小屋一开门,丝毫不意外地被扑了满怀,并且手一滑把那颗蛋砸在了地板上。“啊。”夏目老师痛苦地捂住了眼睛,蛋没碎,地板砸了一个坑出来。罪魁祸首挂在他身上,绿眼睛像冰水里洗濯的翡翠,冷而干净,尾巴一摇一晃,撇着嘴不说话。“……你挺沉的,先下来。”夏目老师有点上不来气。好不容易把小狼崽子从身上扒下来关上门,转身就看见小狼崽趴在地上跟蛋较劲,转着圈嗅来嗅去,冲着蛋打了个喷嚏,不满地皱着眉头,像是不太喜欢的样子。“老师,这个可以吃吗?”小狼崽仰着头问他,尖尖的獠牙都露出来了,不等他回答就一口啃上去了。“不!那个不能吃!会坏肚子的!”吓死猫了,耳朵都差点冒出来把帽子顶掉了。

 

等到森孵化出来,夏目老师的苦恼翻了不知几倍。福泽先前只是会打翻他煮魔药的锅子,随着年龄增长倒是也稳重了很多。而森,那颗蛋没有如他预料中那样孵化成龙,反而孵化出了恶魔族。尖尖的犄角、细长的尾巴,还有覆盖着细细的黑色鳞片的翅膀,森自从长成幼年的姿态以后就热衷于给他捣乱,往他的锅子里面加各种各样奇怪的材料,上次甚至往里倒了半瓶红龙的口水,爆炸险些掀掉半个房顶。等他回去看到炸穿的房顶,满地横流的魔药,还有满脸灰生惊魂未定的小恶魔和尾巴上毛被燎掉了一半的福泽,不怒反笑,先把两个小崽子涮干净才去恢复满地。前脚刚把两个小崽子丢到室外,就从阁楼小窗户看到森慢悠悠拍打着翅膀悬浮在半空中。凑到窗户边上看,果然福泽在下面气得跳脚,“有本事下来比试!”没事,小孩子比划比划有利于增进友谊,夏目老师自我安慰着,努力忽视庭院里水池沸腾,森又煮了他一池塘金鱼的事实。

尾巴越来越秃了。

 

爱丽丝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森还不到两百岁,青少年模样,瘦而苍白,骨骼嶙峋而坚硬,脸上时常蒙着漫不经心的笑影,仿佛夜晚和梦境在上面蒙上了永久的黑纱。细细高高的小姑娘站在森旁边,像朵仰着头绿眼睛伸手就能折断的百合花,比加上犄角的森要矮上半个头,一字一顿字正腔圆地讲话,腔调里带着日耳曼腔调,穿着红色的小皮鞋在白粉笔线框已经模糊的地板上跳房子,脚踩两只蝴蝶,手臂牵搭一双飞鸟,非人非神非物名的贵金丝雀。

森越来越多的时间和他的小姑娘待在一起,和福泽在一起也多半是拉着对方窜到结界外面山下的城市里给他的小姑娘购置画册蜡笔一类的。搞些无关痛痒的恶作剧,偷偷摸摸摸了烤栗子来吃,再把一切都嫁祸到狐狸身上。也钻进猫咖在那里待上两三个小时,森尤其喜欢看福泽不得猫亲近的样子,趴在桌子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一边拿手指去戳浮在咖啡杯里的猫咪棉花糖。这就是种族天性啊,福泽阁下,森抹了一把眼角,抽搐着打了个嗝,几乎要从椅子上仰着翻过去,您是犬科吧。哼,银狼皱了皱鼻子打了个喷嚏,猝不及防被森塞了一嘴棉花糖,甜得直接齁到了嗓子眼。现在您是吃猫的怪物了,森笑嘻嘻的抿了一口咖啡,冲着桌边沙发上趴着的一只三花猫如是说,吓得那只猫直接窜到了沙发下面。幼稚,银狼咬着吸管吸了一口柠檬气泡水,仿佛看见森把尾巴和犄角放出来了。一直就没改过的喜欢捉弄人的脾性。

至于夏目老师又发现财布不见了又是另一回事了。

 

森三百岁的时候,夏目老师痛苦地发誓下次再也不草率地往回捡东西了。恶魔族的叛逆期长得可怕。从森第三天没回来他就觉得不对劲,去道场看福泽,也是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晚饭的时候只有爱丽丝坐在餐桌边上忿忿地戳着蛋糕上的草莓生气,奶油搅成一团一团的,雪或者是波浪。“林太郎是笨蛋!”小姑娘的叉子切碎了一块草莓戳在骨瓷盘子上叮当响,绿眼睛微微抬起来偷偷看了一眼,后者一手撑着面颊一手握着书,面色丝毫不变。“恋爱的人都是笨蛋!”小姑娘扯着嗓子宣布,猫老师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福泽的脸色则有点难看。“那爱丽丝ちゃん知道森去哪里了吗?”“去后面那座山上找那个好看的树精姐姐了,”小姑娘扬着脸笑得甜得跟她嘴角挂着的奶油有一拼,“他最近总是往那边跑。”

说着,森怀里不知道圈了黑乎乎的一团什么东西开门进来,仔细看黑色里面还缠着粗糙的白色,像是绷带。森把那玩意稳稳地放到自己的椅子上,挨着衣架三下午下把外套从身上扒下来,领带松开,尾巴从裤子里解放出来,坏心眼地戳了戳福泽的后背。“啊,狐狸。”小姑娘最先跑过去把那黑漆漆的一团举起来,像抖毯子一样抖开,黑狐狸睁开琥珀色的眼睛半睡不醒地看了她一眼,扑腾着爪子打了个哈欠。“这是?”夏目老师有一种不妙的预感。“太宰,刚才在路上捡的,我准备养他。”森解释着坐在了爱丽丝的椅子上,把小姑娘抱过来坐在自己的腿上,忽然想起什么一样踢了踢福泽的小腿,“也是犬科哦。”银狼先生不知道是打了个喷嚏还是小声地“切”了一声。

微妙,夏目老师在帽子下面挠了挠支棱起来的猫耳朵。

  

                    TBC.

大脑短路时期瞎写开心一下。

算是不老魔女那个设定(?)

评论 ( 10 )
热度 ( 61 )

© ジェニファー山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