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首领】シザースタンド(一)

 @森吉湛巴 的老师×医生设定,很久之前要了授权今天终于写了。

难以呼吸,他是这样醒过来的。压在他胸前的是家里那只黑白花斑的花猫,右侧嘴唇上白色的印记像偷吃没来得及舔掉的奶渍,仓皇中有些傻里傻气的可爱。花猫舒舒服服地团在他胸前睡着,温热的一团,身体上下起伏。他迟疑了半天,伸手去摸,手掌刚刚拢过猫咪的头,原本熟睡的猫就醒了过来,绿眼睛眯缝着看着他,懒洋洋地没躲闪他伸过去的手,任由他撸了两下就顺着被子边钻了出去,踩着地毯一路窜到客厅里去了。地毯厚毛毡浅浅地裂开一道波涛,又很快合拢了,托森的福,家里的猫都被喂得很好。

 

森鸥外去德国交流的第二个星期,他们养的那只三花猫丢了。从学校回来的时候黑白花猫第一次对他那么亲近,一直绕着他的脚边打着转,差一点绊他一跟头——摔到他是小事,要是踩到猫,森知道说不定要掏出手术刀往他身上招呼。而就是这样,猫却在森不在的时候走丢了。他原本以为猫又像上次那样贪吃钻进了橱柜或者是像上次那样钻进料理台和墙壁之间那个细小的缝隙里面,就跟液体盈满一样盛在那个细细的缝隙里面,正正好好地,等着森气急败坏地把她捞出来并且抖了急忙赶回家回家还一身消毒水味道的医生一身灰尘还嫌弃地打了个喷嚏。

他试着跟尚且没有离家出走的黑白花进行交流,不过也只是他的单方面尝试罢了。你知道她去哪里对不对,花猫对着他皱鼻子,胡子一抖一抖的,头晃来晃去,绿眼睛不看他。是因为我照顾你们照顾得不好吗,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话里除去反省还带着点委屈的意思,黑白花的尾巴甩呀甩,干脆把屁股掉给他了,完全不顾及他的自说自话,还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爪子又在地摊上划出两三道浪潮,顺带着勾了两根线头出来。

外面开始下雨,他放心不下撑着伞在附近找了两三圈,一直到天色暗下来,隔壁住着的女高中生不知从哪里回来看他打着伞在外面晃悠,肩膀淋湿了,裤腿也是了半截的反常模样差点把他当成什么危险人物,走近了又问他:“福泽老师,这么大雨,您在外面干什么啊?”女生撑了一把透明伞,雨色黯淡里面女孩的脸色惨白,涂了润唇膏的映出奇异的亮色,头发上别着的金色蝴蝶卡子翅膀忽闪着,整个人都要马上随着雨水被卷进空中去似的。“猫丢了。”他说,说之前赧然说出来又有几分释然。女孩儿也没多问,打了招呼径直回家了。他转悠了一阵子,毫无办法,撑着那把黑色的大伞就跟擎着一只巨大的乌鸦似的,也回家去了。

晚上和森视频的时候他把黑白花捞到怀里来,花猫不老实,总是想要逃脱,不停作势要咬他,两只前爪被捏着,后爪就在他腿上踩踩踩。福泽阁下,您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招猫待见,森嘲笑他。森那边中午刚刚被教授邀请到家里共用午餐,正在花园里面陪着教授的小女儿。他看得出森相当中意小姑娘,几次把镜头偏过去让他看小姑娘,金发碧眼,眼瞳大而明朗,神情却不像是鹿。您对幼女的恶趣味真是一如既往,他反驳了,又觉得少了只猫连吐槽都少了分底气。偏偏森又善于,说,您有心事。他也就老老实实招了,说,猫丢了。森眯着眼睛,不知道是看他还是看他怀里狠命挣揣着的黑白花猫,神气跟猫看着他的时候一个样子,半天慢悠悠地说了句,丢了就丢了吧,您还在就行。他听了一晃神,没能捉住黑白花的爪子,被狠狠地挠了一下,花猫挣脱了他的手跳到沙发上窝成一团揣着爪子看着他,一脸无辜。

森掩嘴笑了一下,坐在他身边的小姑娘探头过来看他的手机,长长的金色鬈发垂下来显得下巴的弧线格外纤细脆弱,森微微笑着躲闪,手机放下一些,他看得清森眼睛下面淡淡的青黑色和笑起来时候眼角翘起的鱼尾一样的纹路。您那边在下雨的吧,森说,应当是侧过身坐着对着手机说话,也没有冷落坐在旁边的小姑娘,他能听见小姑娘口齿清晰地叫着森的名字,有时蓝色星辰一样的眼睛也会从镜头边上一晃而过,在画面的一角冲着他挤出小小的鬼脸。那边阳光应该不错,他想,树影落在森的额头上,椭圆叶片,阳光让森时不时眯起眼睛。他们没有再聊很多,他们之间没什么好嘱咐的,两个成年人都知道怎么照顾好自己。他记得的只是森让他留心阳台上的盆栽。您再不留心,就要被鸟吃光了,森如是说,就跟您种的卷心菜一样。关于走失的三花猫,他说,我会找回来的。森当时正偏过头看小女孩拿蜡笔在本子上涂着什么,听清了他说了什么扶了一下耳机跟他说,不要太勉强了。

 

他进了厨房。在桌边的小盆里面倒了猫粮、换了水。黑白花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象征性示好地蹭了蹭他的脚踝。最后一个咖喱面包被他从冰箱里拿出来,空空荡荡的冰箱就跟他还是个单身汉的时候似的,和这整个房间一样冷冰冰的。前一阵子,他背上被森抓出来的田字格愈合的时候发痒,现在痂都蜕掉了,却痒痒起来。他拆了包装缓慢地咀嚼着,打算着除了备课上午还要出去一趟,黑白花跳到桌上来溜达了一圈,见他完全没有分自己一口吃食的打算,又怏怏不乐地跳下桌子走了,等着福泽收拾完厨房就看到客厅地板上瘫着一条猫。

灶台上小碗里的清水里面积了一团棉絮状的浑浊,剖鱼的剪刀叉开腿张开刁钻的犄角躺在碗口上,一生悬命地维持着平衡不掉进水里面——碗有点大,显得剪刀有些小——三花猫今天会回来吗。他想起森上次视频里面通红的鼻头,半分钟就伸手去抓旁边的卫生纸,在一连串的喷嚏后顺好了气一脸严肃地对他说,教授希望我能够留在这边。他问,你怎么想。森又是那副调笑的样子,又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捂在面巾纸后面声音有点沉闷,说,等我再想想。

他把袋子里带回来学生的作文簿在客厅的矮茶几上码好,在地毯上盘腿坐下,过了一会儿又起身去烧水给自己冲一壶茶,看到柜子里收起来森的红色马克杯,杯把转向右侧放着,冲了一层细细的灰。

今天森鸥外和走失的猫,哪一个都没有回来。

                              TBC.

评论 ( 5 )
热度 ( 59 )

© ジェニファー山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