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lan Zimmerman

无德。
十八亡于血瘟病,冥似石木教不灵。
心慕浪人薄幸名,凌波只为横塘万里行。

【国太】切开

那个高大的陌生人在艺廊的门前站了一段时间。因为反光的缘故,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看那身合体的西装,我知道这应该是我刚才在书店里见到的那个人。

艺廊里面现在一团糟。角落里面的临时舞台还没有搭好,有一些有艺术气的学生——天知道太宰治从哪里找来这群人的,不过他从来就不缺少追随者——在那里帮忙布置。我目力范围内没有太宰治的身影,尽管我确定他确实在艺廊里面。

就在我准备喊一声他(虽然并不抱任何希望他会回应我),看看他在哪里。那个陌生人却在这时推开玻璃门走了进来。喊叫声卡在喉咙里面顶了我一跟头,我却偏偏要拿捏出文雅一点的嗓音,问一句“先生,你有什么事情”。

这个沙金色头发的男人有些局促,但说起话来依然...

2017-10-19

Frances Farmer will have her revenge on Seattle

你做好了晚饭,他还没有回来。你想了想,还是把他的那份留在了桌上。
你洗干净了他留在厨房水槽里堆积成山的碗筷,下楼倒掉了垃圾桶里高高的速食盒饭的包装。他还是没有回来。
你在楼下站了一会儿,汽车尾气呛进你的喉咙,隔壁的女孩脸上画着拙劣的妆容从你身边走过,一路走一路耳环叮叮当当地响。你犹豫了一下,你们还是打了个招呼。委婉而又敷衍的笑意。你知道这栋楼里住着不少应召女郎。你有点焦躁,怀疑让他一个人去医院是否正确,因为他,还没回来。
也许是在楼下等的时间有点长,你最后还是上了楼。你一路往上走,一路摸钥匙。其实你知道自己不用这么着急,因为钥匙就在你的风衣口袋里。你一遍一遍用手轻轻圈住,再放开。
你坐在屋子里面,没有...

2017-10-14

【双首领】Normalism

BGM: Normalism

 

Warnings:

很不摇滚的摇滚paro

这个人只是听歌听得有些魔怔了

人声比自然声要难写

OOC预警

以上。

如有冒犯,不用客气。

-----------------------------------------

“Lennon?”森背对着他拨了几个和弦,他忽然开口问,问完了自己觉得唐突,觉得像是不对的样子。森侧过身,挤眉弄眼对他笑,只是笑的有些局促,那神气像是胸中含着一口气没吐出来,就怕是马上要从唇间颤颤地落下几个音来——福泽倒是从一开始就听见他吸气的声音了——倒是不知是不是在调笑“不是呀,不是的,阁下又猜错了”。话筒不说...

2017-10-07

无花

转了一班公交。要暗的天色褪去了几分云彩,略略地亮了几分,缺缺敷衍地露了个笑脸,终于奄奄地熄了大片的天光,沉积了一大片藏青下来,迅速氧化成黑色。

长裤里乘着夏天恋恋不舍还有点暧昧的闷热,裸露在外面的小臂却是冻得寒毛都立起来了,轻轻地拍打几下,鸡皮疙瘩叮叮当当地在人造花岗岩地面上敲了叮叮当当一首曲子。

她哑然地笑,喉咙有些痛。手指去拨弄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很久很久因为没有消息而从未震动过的手机。

饥肠辘辘,胃是烧开了盐酸的长颈烧瓶一般热闹,酒精灯蹦星地往外跳两朵火花在她眼前晃出星星的金光,她心说,这天还没黑呢,怎么就出来星星了。转而想想就明白,饿得眼冒金星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因为饥饿,整个人都...

2017-10-03

【文豪野犬乙女】乌鸦

warnings:

文豪野犬爱伦·坡乙女向同人

九月文组作业 @温歌煮酒 

非常我流,非常短小,仍然是为了一句话而写了一长串的某个系列之一。

如有冒犯,不必客气。

----------------------------------

您明白吗,我已经厌倦了歇斯底里。自从他跟着那个金发的男人离开后,我就有一种预感,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是的,他今天不会回来,明天也不会回来,而我们谁也都知道在这短小的一百年之后我们之中不会有任何一个人醒来,会有下一代又一代的人来替代我们,而现在他们现在都还不存在。他们都会记得他的名字,而我的则会像烟一样消散,汇入一个又...

2017-09-19

【双首领】老竹

warnings

武侠(还是古风?)paro,并不武侠的武侠。

一个常见设定。在遇到soulmate之前,世界是灰白色的,只有双方互相接受以后世界才会变成彩色的。相爱不是看见世界的充分必要条件。

十分的“短小”。

只为了一句话系列。请您猜猜是哪句话吧。


------------------------

“今天是灰色的。”在小女孩细细的、如同雨丝落地的嗓音里他醒过来。

风吹出哨音,沙沙的树荫被风吹出沙沙响着的阴影。拉门半开着,庭院里哗哗的流水声淌进来,淌进来。夏日在所谓淡紫色的雾霭与黄昏中逝去,在他眼中只是干涸的黑白灰在眼眶里留下的干涸的水渍和阴影,放置在被子外侧的手臂发冷,...

2017-09-11

【周江】不如跳舞(知乎体)

warnings

周江街舞老师设定。

来自一个BREAKING初学者。对舞蹈了解不够。(土下座)

格式可能不太标准,抱歉。

只是想写他们如何尬舞(不)

以上,如有冒犯,不必客气。

BGM:《Frankly, Mr. Shankly 》


-------------------------------------

舞蹈老师是一对恋人还很恩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RT搭噶舞蹈老师的恋人会都是一个工作室的吗?还时不时放闪的那种?

【关注问题】 233条评论   邀请回答


Dylan Zimmerman 柏舟吾妻。

谢邀。

看到这个问题心...

2017-08-30

【周江】事关泡面和烟草(短完,he)

校园paro
学生周x老师江

江波涛同志靠在窗户边上看书,一直到天色变暗了才醒过来。茫然地摇摇头,斜倚着窗玻璃,因为外面在下雨倒是不觉得热,沙沙的声音落在领子里面还有点痒,只是时间长了,颈椎多多少少有种磨损的疼痛卡在骨头中间,像是多加了个栓子,说不出来难受,但也不算舒服。偏过头看着玻璃窗外面,楼下行人急急地牵着伞走(也不知还是被伞牵着走的),依旧是沙沙地响。腿向前一伸,脚掌划进了一滩水里,连带着浅色的裤脚晕开深色的一片,冷的,一晃一晃,贴在小腿肚上他就凉得一个激灵,好不容易有了关窗户的自觉。然后他就想起家里没有吃的。
周泽楷还是三狗的最后几个月,经常和一帮损友挤在卫生工具室里面端着泡面碗“谈...

2017-08-29

【雙首領】給鷗外先生的一朵玫瑰花(04)

春天,風從綠牆外邊,從無法想像的荒野裡湧進來。而綠墻之外,福澤不用想像,閉上眼睛,那就应當是能回去的地方——山色與河流由深及淺從山谷裡流淌出來,風則從更遠的地方吹過來。看不見的風在男人女人的嘴唇上塗上蜜粉,黃色的、乾燥的蜜粉,不用舔上去都知道是甜的,甜得發齁,無論男人女人都是這樣。

福澤坐在玻璃桌子的邊兒上。顯示器嚮過兩聲,他用餘光掃了一眼,是森,半分鐘不到他就要過來邀請他一同散步。

玻璃墻從裡向外望,能看到樓下大街人來人往,各色的發頂和一模一樣的藍色號服,金色胸章別在胸前,反射出虛妄的光。這樣的季節,下午的私人時間都花在額外的散步上。進行曲通過玻璃牆滲進來,日日不變的進行曲。而玻璃牆就像...

2017-08-27
1 / 7

© Dylan Zimmerm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