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快乐!

随缘点梗,点的都写。cp只要是写过的就行。

来找我玩啊 |・ω・`)

今天要不要给可爱的女朋友写小故事x

枪配茱丽叶:

值此中秋佳节,喜提女友一名 @ジェニファー山田
我先求婚的!

【OS】Down By The Water(零)

銀翼殺手paro
後期可能會有其他cp
以上です。如有冒犯,感激不盡。

  他醒來,感到一陣恍惚,像一艘沉船忽而被巨浪拋卷至海濱,整個身體隨著晨光滌蕩而顫抖,牙關咬緊,頭痛欲裂,漂浮在青白色的冷光裡,忽的揭開了灌了鉛的眼皮,才意識到昨晚入睡之前未拉上窗簾,自己因此一直蜷縮在角落的陰影裡,只消得一翻身便被洩洪一般湧進室內的晨光攜眷進去,掙揣不得,只得清醒過來。
  他被滅頂的海潮拍得發懵,只想一閉眼一個猛子直接紮回混亂不堪的夢境地層睡過去。通訊器卻絲毫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不管是短促得幾乎要斷了氣的吱吱響聲還是灼灼閃爍的紅色小燈,那不依不饒的架勢也就滅絕在這公寓裡二十多年的老鼠可以相媲美。
  他掐斷了...

開學不到半個月。已經出了兩個劇本。其中一個還是文言對白。
本來就沒有幾分才氣還總違背心意寫著馴順的文章。从小八股到現在的劇本一直就沒變過。
如果有一天我除了研究論文再也寫不出別的東西了,我就去死。真的。患病以後對外界的感官喪失了一半還多,情感堆積沒辦法表達也很難過,連日常說話都有些難過。在看不到希望的地方浪費著生命,這算不上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啊,パパ。

【OS】Early Days

大學校園,普通人設定。

他們本來衹是約好了上午放課以後中午一起吃飯,下午去圖書館或者吃飽了犯睏直接到兩個人不管誰的宿舍裡,兩個人抱擁在一起卷進那床薄被裡面睡一個冗長的午覺,醒過來以後交換一個黏餬餬的吻,如果室友不在的話也不排除擦槍走火的可能。普通的デート流程。

沒課的週五下午連著週末的兩天半在秋日裡面變成泡在濃稠蜜漿裡面無限漫長的假期,不知道好過大一的時候他週末有課的時候多少倍。大野騎著自行車呼啦啦地一陣騎帶他穿過大半個校園,途中還免不了驚醒幾隻在教學樓前面曬太陽曬得昏昏欲睡的貓。大野智不跟著他上課,他進了教學樓大野智就在樓下,平時凶巴巴的貓咪會順從地露出髒兮兮的白色肚皮給大野摸,舔他的手...

【OC】りんご

开始和林格谈恋爱的时候,我二十一岁,正在从大学毕业并且当两个月NEET而后被送到美国读书的边缘试探,或者不如说已经一只脚踏进了这滩稀泥里面拔不出来了。

林格是这个时候回国的。

你阿姨拜托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母亲头也没抬,顶多视线抬起来扫了一眼呲呲向外喷着蒸汽的锅子,你姊姊忙着申报留学的事情也没有时间,你就过去看看他不也挺好的,反正你也没什么事做。我站在那里想咳嗽,白眼能翻到天花板上,李思瑽趿拉着拖鞋跟爪子湿乎乎的狗一样啪嗒啪嗒从我身后慢悠悠晃过来,问了一句,妈,晚上吃什么,这么香。我算是知道这天是彻底聊死了。

 

等着林格开门的时候,我不耐烦得差点把他家老房子的门敲穿了,最后差...

【双首领|双黑】Normalism

歌手paro

以前文章时间线整合后的完整版

 @枪配茱丽叶 的点文。也是给萧萧的开学礼物,希望小仙女能够顺顺利利开开心心的。

以上。


一、

“Lennon?”森背对着他拨了几个和弦,他忽然开口问,问完了自己觉得唐突,觉得像是不对的样子。森侧过身,挤眉弄眼对他笑,只是笑的有些局促,那神气像是胸中含着一口气没吐出来,就怕是马上要从唇间颤颤地落下几个音来——福泽倒是从一开始就听见他吸气的声音了——倒是不知是不是在调笑“不是呀,不是的,阁下又猜错了”。话筒不说谎的,细细的电流声中抽出一声气音,全部吹进森的肺叶里,左右两边,像是喝饱了风的船帆,森一张口这风就又都倒了...

【太芥】无花(短,fin.)

栾树开花了,今年的夏末也一样,黄色羽翼粉红色尖嘴的幼鸟一般落在停泊的白色桑塔纳的前挡风玻璃上,做着在水中漂泊着见到了自己倒影的模样睡着了。果实,果实也快要成型了,在花朵凋敝以后,由脉络分明、蝉翼一般单薄的手掌包裹着,静静地躺在果荚里面,等待着随着秋风干瘪,或者被孩童用竹竿敲落,撕扯开不落一滴血迹的胸膛,种子从梦境中滑落到水泥地面上,被小小的脚掌碾碎,口腔中抹开的一口豌豆黄一般黏在地面上,直到稀罕的一场秋雨造访,净化升天。

他印象中应该有一个人颇为中意无花果的味道,他不明白也不欣赏那种味道,甘美中含着挥之不去的苦涩,过于浓厚的蜜浆令人联想起子宫中流淌出发苦的蜜水,而这蜜浆也正是为诞生而诞生的(...

Sedative

一直躺到昨天晚上十一點,止痛藥都完全沒有效果的時候才覺得真的不妙。疼得連動都不能動,从胸腔左側偏下的地方到左邊一側的肺葉都在痛,不敢翻身,翻身會有骨頭在某個地方沒有放置正確的錯覺。就一直睡覺。睡著了會好一些,不會那麼痛。
但是做了奇怪的夢,夢見我是個小男孩,對應的,故事裡應該有個小女孩和我一起。我拉小提琴她彈鋼琴,我們是很好的搭檔,但她不喜歡我。我在遊樂園裡把她弄丟了,在她去追從手裡飛出去的氫氣球的時候一個人走開了。之後自己咳嗽醒了,該疼的地方還是疼。
早上三四次試圖起床,不行,完全不行。坐起來以後疼痛就停不下來了一樣,肋骨在往裡收縮一樣,肺快要爆炸了,就又躺下。才覺得好可怕,再這樣下去,不會真的...

Moloch

Moloch,永不停息的三叶风车和亮片,下午四点半巡回着落进客厅的穹顶的角落里面

Moloch,皮肤上永远洗不净的煤灰和房屋里尿酸刺鼻的氮元素气味

Moloch,无缘无故的燃烧无缘无故的熄灭无缘无故的怒火无缘无故的悲伤

Moloch,骨骼里僵硬的黎明从海平面升起演化成麻木不仁的白昼的困倦

Moloch,祖辈的梦想儿孙的希望构建精神的金钱如今一分也不剩地挥霍完毕

Moloch,无法关闭的世界大门斥责犹然回响在耳边而他已经被这种情感击垮再也不能够站起

Moloch,弗洛伊德精神分析也拯救不了力比多退行中吮吸手指的青少年的影子

Moloch,冷却的香烟头颅浸入干涸的咖啡渍里散发出干涸精...

© ジェニファー山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