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潤】能动的三分间(短,fin.)


        剧社排练结束后,他被樱井翔薅着胳膊拽走,手里面还巴巴地捏着二宫给他的一瓣柚子。捏着柚子像捏着一瓣月亮,香得发苦的月亮。二宫在后面喊,说,樱井翔你排练迟到不说,还要把我家J带到哪儿去。樱井脚步迈得比他大,他在后面一路跟得仓促,看着樱井翔染成金发跟只橘子一样的后脑和那只银光跳荡的耳钉,不知道他在生哪门子气。
  “陪我去海边抽烟吧。”樱井忽然这样对他说,比起刚才赶来排练的时候气息算是平稳了,声音还是有点哑。“可我不抽烟啊,”他试图辩驳,声音却格外软弱无力,他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奈何樱井拽他胳膊抓得太紧,显然就没打算...

別的不說。大哥抽煙(不是)

垮掉一代科普bot:

“垮掉的一代”這個詞,是指“二戰”朝鮮戰爭後,一群崇尚社會和性自由,反對對外侵略和種族隔離,支持簡單物質生活價值的青年,他們的出現是由於冷戰戰爭的創傷。這是JK創造的。

主要摘錄垮掉一代相關的作品及論文。主要是科普向(?)
請大家一起來吸垮掉一代的各位老師鴨www

慾望的彈性,返還時力量更甚。他離席,吸煙或者為了釋放那一聲破鑼一樣的咳嗽。淡香水的味道被過烈煙草的燒灼味、火藥味、藥草味掩蓋過去。和女孩兒接吻,皮肉貼著皮肉,口紅蹭花在他嘴角,無意識描摹的胭脂,胸膛中湧起的柔情令他喉嚨發痛。口腔裡苦、甜和乾澀的煙草味儿,檸檬牙膏裡的香精,夢境裡一顆紡錘形的金色太陽。吐息的溫熱把他抽幹。傾圮的舊墻,粉紅色瓦礫,佳人的屍體,右側小臂斷肢一般的疼痛,組織液外滲。夏季結束時終於得到垂釣的一枝釣竿。雙手托腮,下垂眼撕裂成吊眼梢,狐狸一般薄涼狡黠的眼,未養熟的貓一樣擔驚受怕、漫不經心。秋暮迫近,海水格外冷,不足以濯足,更无复言振衣之需。信達而雅的氣派,他是沒有的,只酌一指...

凌晨一点多,家里没有人,尽管长期被禁止熬夜,家人、医生一直明令禁止,很少早睡。现在是彻底睡不着了。

从五月开始生病以来,帕罗西汀、安非他酮和没吃完的一小瓶碳酸锂,一直随身带着。回家,包括短程旅游的时候,一直背在包里面,如果真的难受到受不了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寻求药物帮助,总觉得那样好过在众人面前嚎啕大哭。虽然那样尴尬而且无助嚎啕大哭有过,很多次。

六月的时候写了遗书,当时剩下的钱只够买一把水果刀,或者买一包烟。当时买了烟,没有买那把水果刀,单纯因为,觉得遗书写得太过糟糕。于是去买了烟,坐在广场边上,对着喷泉和人造湖,一边吸烟一边哭。

想要回到没有疾病的时候,就算是仍然抑郁,或者双向情感障碍...

A Knife In The Ocean

一个拉郎

文野背景 菲茨杰拉德×耶茨


他連著喚了兩聲,站在窗邊的人仍然沒有回神,只是在他叫了第三聲的時候倉促地吸了一口煙,在臨近桌子的煙灰缸裡按滅了煙頭。整個吸煙室因為過量吸煙而籠罩著藍色的煙霧,兩個人相距不過四五米,卻像是站在晨霧尚未完全清醒過來的山谷裡面,彼此看不清面容。耶茨站在他面前,雙手交握在身體前方,不自覺地翹著幾乎蛻了一層表皮的舊皮鞋裡面,臉漸漸變得通紅,像個面對一通無可避免的責駡的孩子,脖頸上藍色的血管浮現出來,眼睛裡面蒙著一層霧水,正在把一陣歇斯底里的咳嗽從喉嚨裡吞咽下去的困窘模樣。

也就你會來這裡了,在這個狹小得令人窒息的空間裡面一直吸...

【木陀】London

BGM:London-Benjamin Clementine


他初到的幾日,零星不斷地飄雨。

寄過來的幾件行李,漂洋過海的,根雕的細須一根未斷,油亮的琥珀光澤依舊,倒是幾個原本釘得牢固的箱子,不是裂了頭顱就是乾脆直接教人掀了腦殼。

風煮沸了兜頭澆過來的一瓢雨,浸飽了行道的樹綠,斜斜地傾灑下來,街道邊貼著路牙石,潺潺地流水。

他自己捏出的皮鞋尖頭泡了水,和鞋底藕斷絲連幾乎馬上就要脫離開,穿白棉襪的腳趾從鞋尖探出頭來,濕潤的布料下面赧然地透著肉色。

到這時候他終於帽子也不戴了,青年人光著頭雨裡來去,抱著雜物顛簸,腳下踩著一雙蛤蟆一樣呱唧呱唧響,不知哪個時辰頭髮竟在雨裡全白了。自...

今天要不要给可爱的女朋友写小故事x

枪配茱丽叶:

值此中秋佳节,喜提女友一名 @ジェニファー山田
我先求婚的!

【OS】Down By The Water(零)

銀翼殺手paro
後期可能會有其他cp
以上です。如有冒犯,感激不盡。

  他醒來,感到一陣恍惚,像一艘沉船忽而被巨浪拋卷至海濱,整個身體隨著晨光滌蕩而顫抖,牙關咬緊,頭痛欲裂,漂浮在青白色的冷光裡,忽的揭開了灌了鉛的眼皮,才意識到昨晚入睡之前未拉上窗簾,自己因此一直蜷縮在角落的陰影裡,只消得一翻身便被洩洪一般湧進室內的晨光攜眷進去,掙揣不得,只得清醒過來。
  他被滅頂的海潮拍得發懵,只想一閉眼一個猛子直接紮回混亂不堪的夢境地層睡過去。通訊器卻絲毫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不管是短促得幾乎要斷了氣的吱吱響聲還是灼灼閃爍的紅色小燈,那不依不饒的架勢也就滅絕在這公寓裡二十多年的老鼠可以相媲美。
  他掐斷了...

開學不到半個月。已經出了兩個劇本。其中一個還是文言對白。
本來就沒有幾分才氣還總違背心意寫著馴順的文章。从小八股到現在的劇本一直就沒變過。
如果有一天我除了研究論文再也寫不出別的東西了,我就去死。真的。患病以後對外界的感官喪失了一半還多,情感堆積沒辦法表達也很難過,連日常說話都有些難過。在看不到希望的地方浪費著生命,這算不上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啊,パパ。

【OS】Early Days

大學校園,普通人設定。

他們本來衹是約好了上午放課以後中午一起吃飯,下午去圖書館或者吃飽了犯睏直接到兩個人不管誰的宿舍裡,兩個人抱擁在一起卷進那床薄被裡面睡一個冗長的午覺,醒過來以後交換一個黏餬餬的吻,如果室友不在的話也不排除擦槍走火的可能。普通的デート流程。

沒課的週五下午連著週末的兩天半在秋日裡面變成泡在濃稠蜜漿裡面無限漫長的假期,不知道好過大一的時候他週末有課的時候多少倍。大野騎著自行車呼啦啦地一陣騎帶他穿過大半個校園,途中還免不了驚醒幾隻在教學樓前面曬太陽曬得昏昏欲睡的貓。大野智不跟著他上課,他進了教學樓大野智就在樓下,平時凶巴巴的貓咪會順從地露出髒兮兮的白色肚皮給大野摸,舔他的手...

© ジェニファー山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