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在楼梯间过量吸烟肺痛得动都动不了甚至痛得要满地打滚。回过头不痛了又和没事人一样跑出去继续抽。好想要个女朋友拎着我耳朵骂我叫我戒烟(在小姐姐那里这招对我这种抖m似乎真的很受用)。然后忽然开始感慨多年烟民阿强真是有个令我羡慕不已的好肺(不是)

感冒一个星期迟迟不好,连绵的阴雨天气始终笼罩,窗外确实是阳光灿烂,虚假的蓝天,室内看一片惨淡苍白的笑意,冬天。

图书馆前面的雪扫了,一小簇一小簇成堆成团,坟冢一般苟延残喘地在人造大理石的地面上匍匐着,借了低气温的气魄一样,要以天为衾以地为枕一觉睡到明年开春一样。

发烧,眼球干涩难以转动。连厌恶地翻个白眼都要气沉丹田。楼梯间的角落堆满了吸食的香烟残骸,五光十色,万宝路南京黄鹤楼还有泰山,孔雀尾羽一样繁闹。烟气拖着鼻水食不知味地吸下去。

报告到了ddl依然从容镇定,补课的专业课去上课的次数比不上混学分的通选课。拉着老师的衣角喋喋不休元小说和垮掉一代,纪德刘索拉还有徐星确乎和金斯伯格没有什么联...

渴望擁有(做夢吧)

从高三開始一直蹲在BSD坑底,沉迷宰相關和雙首領(雖然很多文章後來都咕咕了)。一直都是超級雜食吧,沒有雷的cp祇有雷的套路和文風。

爬牆到jojo以後,雖然產生了想要寫同人的想法,但是遇到的阻力卻比在BSD要大得多。主要是在人物的塑造上面吧。在BSD的時候寫國太,特別是在兩年前,總是在抱著寫映射的想法,實際上是在解構又重新塑造自己,在某種特定的社會背景下,對於自己在寫的角色產生一種感同身受的錯覺。但是這條路在jojo這裡明顯就行不通了。

“即使孤獨,也要追尋自己珍視的東西,就算得不到社會的認可也在所不惜——這正是最出色的人生姿態,不是嗎?終極的英雄與耶穌基督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他得到人們的尊崇,卻不...

【承花】HIRUNO HOSHI(上)

tittle的含義是“白晝之星”

承花,微量仗露

現代AU,普通人留學生設定

非常我流,OOC預警

我不會寫了我不做人了(哀嚎)

BGM:HIRUNO HOSHI-illion

不可思議,只能夠用不可思議來形容。窗戶上塗了一層厚厚的白色,厚重的糖霜或者離亂的水,他原本以為不過是寒冷到了如此的程度,瞇著眼睛——白色對於剛醒過來的人過於殘酷了,他一瞬間猶豫著又想要瑟縮到泥沼一般昏暗而又窒息的夢境裡面去了——湊到窗戶前面才意識到是真正的下雪了,粉塵一樣茫然而細碎,不知所之的初雪,被樓前的狹管效應挾持著飄灑,一副可憐天見的神氣,而雪裡的人走得更淒慘一點,他不知道該同情哪一個才好。

岸邊露...

决定了,是小豆汤

早上接近十点醒过来,刚好回下午约了一起打球的小姐姐的消息,三点半以后,这个季节太阳已经不那么浓烈,希望下午不要阴天。

今天惦记着昨天小姑娘消息里跟我说的红豆沙和小豆汤。我想我是太贪心了,好在昨晚喝醉了也没有傻不拉几地把“要不要和我在一起,你好温柔,好喜欢你”说出口,说出来就又给她添累赘了。

一个人宿醉以后和能把自己打理好,说明昨晚喝得还不算多,平时喝水的陶瓷杯,大半杯威士忌,说胡话。除了和小老哥发了几条平时大概不怎么能够说出口的沙雕笑话回了小姑娘的消息,在宿舍楼前怒斥一对小情侣“你们下去亲热不好吗,占到平时我抽烟的地方了”,买了觊觎已久的昂贵口琴和几包自己根本就不会吃的糖以外也没有什么再出...

今天被还蛮喜欢的老师夸奖论文写的很好,逻辑清晰观点也很好。晚上和很可爱的小姐姐一起去吃了饭,和她一起重新梳理她的论文脉络。到这里都很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陷入了自我厌弃。

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这样的我、欣赏这样的我。不值得,受之有愧。从电梯里走出来,小姑娘扑上来不是为了我,就算是投怀送抱其对象也是电梯。吸烟的时候没感觉到,站起来才觉得冷,冷得像是没穿裤子就走出来了。这就很奇怪,明明白天还很暖和,外套几乎穿不住。但是确实冻僵了,拿烟的手都不能自如伸展了。

去年微观经济学还是宏观经济学考完试以后,我一边打电话一边在一月的冷风里面走,天黑得太早,风吹过来阴砸头上,就像是被卷过来的一层亚麻裹尸...

考六级口语之前心态崩了。


一个应该没什么人的抽奖。


评论抽三个幸运小孩送书吧。海德格尔《形而上学导论》、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和《寺山修司少女诗集》。


没人我就黑箱熟人和小老哥(请大家一起接受哲学洗礼)

烟瘾再大,建议体重没有60㎏的朋友直接跳过step 1用step 2的尼古丁贴片。可能是因人而异,但是真的是血淋淋的教训。


半年以来第一次嗑太高结果吐了。

近期种种。

又丧又胖。

© 金拱門特供優質大雞腿 | Powered by LOFTER